2016年11月22日 星期二

壞人有時會勝利

這幾週過得實在辛苦。睡前擠出兩則政治不正確來說。



之一,儘管我全心支持同志婚姻與多元成家,我仍相信反同婚陣營並不全是宗教狂熱或保守派幽靈作祟,而有值得與之正面辯論的理由。

縱使將發洩性的網路鬥嘴與宗教理由全都拿掉,將一群「本來在制度外」的人的關係納入法律的保護之內──無論你的理由再怎麼正確──都無可避免會衝擊到本來的社會狀態──無論你覺得目前的社會狀態再怎麼不合理──而這個衝擊,並不是一句「我覺得同性戀應該要可以結婚」就可以帶過的。

舉個簡單的例子。許多典型的同志故事裡(例如 Shane Bitney Crone 的故事),伴侶去世後,死者本來杳無音訊的家人突然出現,問傷痛欲絕的未亡人存摺印章在哪裡,將死者留下的財產全部取走後旋風似地離開──

很現實地說,如果同志可以結婚,那在這個故事裡,本來可以拿到遺產的家屬們,現在不就拿不到了?

──對他們來說,「你可以跟同性伴侶結婚」是他們願意用這些損失去換的嗎?為什麼?

我知道你覺得很不公平。為何異性戀結婚就不用回答這個「為什麼」?但對我而言,這是文明進步的必然過程:我們先用一套制度來保護某些東西,隨著文明的進程,我們會慢慢擴充這個制度來保護一些我們一開始沒有想到的東西。而每一次擴充,都會對原本的社會狀態帶來衝擊,人們會覺得不安全、覺得失落。(我知道你會說,這是干你屁事!老娘已經覺得不安全覺得失落好多年了!)

如果以各式各樣政治正確的理由去繞開溝通的過程──就像 Salena Zito 那篇評論川普的文章〈Taking Trump Seriously, Not Literally〉說的──如果只執著於攻擊或譏笑對方字面上的意思,而拒絕認真看待對方的疑慮,遲早有一天會被反撲的。

那個「為什麼」很刺眼,但有它值得去回答的價值。



之二。我覺得不管是川普當選或是同性可以結婚,根本就沒有什麼「不知道怎麼教小孩」的問題。
 
──你就是不想跟他說「壞人有時候也會贏」而已。

(這不是很無聊嗎。)



大家晚安。(合十)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