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24日 星期四

《台灣.獨立.您等會兒!》

根據我在茫茫網海深處找到的斷簡殘篇,《台灣.獨立.您等會兒!》是由五洲出版社於 1999 年出版、幸七龍先生寫的的一本以臺海政局為背景的諜戰小說。

該書的簡介如下,原文照貼:

中共美麗動人的女間諜周軍,在雙十國慶前夕,不畏懼強力的 Sally 颱風,強行登陸台灣東岸。她的任務是暗殺中華民國的元首,阻止台灣獨立,情報局的特派員李國華極力追捕周軍,過程緊張,刺激,兩人之間微妙的感情,使故事更為曲折,扣人心弦。

這本書有多「奇」呢?

奇到差不多我高中班上的「所有同學」都讀過這本書。(如果某次建中段考考的是這本書,我們班肯定稱霸全校。)




忘了是高中哪一年、也忘了是誰,某天有人在建中圖書館裡發現這本書,覺得酷斃了,立刻借回班上去讀。

這本書實在太酷,瞬間在苦悶的高中男生間激起一波瘋狂傳閱的熱潮。

這故事的主哏很簡單:中國大陸派了個槍法神準、心狠手辣的美艷女間諜前來台灣暗殺正副總統,而臺灣則派出了英挺帥氣憂國憂民的特務追捕她。

而這女殺手使用的暗殺方法也很直觀:變裝成北一女學生(沒錯!),混進總統府旁的北一女校園、爬上頂樓、用狙擊槍解決正副總統!

好吧,作為在建北圈混了好幾年的人,我其實不只一次聽過這個點子。至少我才華洋溢的北一女好友S老早就提過一次;而另一個才華洋溢的建中學弟C日後甚至把這點子放進小說裡,入圍了一個小說獎。

大抵每年國慶升旗或元旦升旗的時候,看著臺上的總統──無論是否支持他──臺下的人們不聽話的大腦總會配合著滑溜的賊眼珠子轉啊轉啊地想:「噢噢噢該怎麼殺總統呢?」。就像胡淑雯在那本《哀豔是童年》 裡盯著你盯得你心裡發寒,逼問你有沒有想過愛人的死亡、而你又敢說你完全沒有一絲期待嗎?大部分讀者差不多都會乖乖舉手投降一樣。

只是這本書奇的地方倒不光是這個,而是整個故事文筆粗糙,並帶有又逼真又虛假的荒謬感。




我在網路上找到一篇讀書心得(為什麼?),裡頭摘錄了其中幾個段落。光看這幾段文字,真讓我有種想去把這本書找回來重讀、從頭到尾吐槽一遍的衝動。

先是講女特務的登陸:

...這是她第一次從事暗殺任務,年紀又很輕,缺乏了經驗,天氣又惡劣,不過,她似乎跟一位經驗老到的老軍官一樣,不讓自己的恐懼感持續太久,馬上就鼓起勇氣的走向台灣本島內部,當然,台灣的站崗首位哨兵也不是省油的燈,馬上喝斥:「哪一位,站住」,對於這兩位哨兵來說,一口氣的連續動作,周軍知道這只是一種訓練出來的習慣,馬上抽出腰間的 9mm 貝瑞塔式手槍連開了兩槍,槍槍命中兩眼之間,手法之靈活、槍法之準確絕對不輸給中共當局的老兵,解決了上岸後的第一關障礙,行徑不外露。

接著,她馬上把中共當局為她「精心準備」的台灣女生最崇拜的第一女校──北一女中的衣服,一個恐怖的暗殺行動,在此時展開了。

(「精心準備」四個大字特地打引號是什麼意思?為什麼要強調「台灣女生最崇拜」的第一女校──男生更崇拜吧不是嗎?而且之所以選北一女難道不是因為他在總統府旁邊而原來是因為它是第一名校嗎......)

接著這段,說的是女特務跟路邊歐巴桑買包子(?):

可是距離登陸的時間已過了很久時間,肚子也餓了,這時她看到了救星──賣包子的歐巴桑,她以一口流利的國語展現她在中共受過的專業語文訓練,歐巴桑真的被她這時流利的口語和美麗的外表騙了,以為她真的是一位道道地地的台灣人...

女特務去(廉價)旅館看電視(?):

...「看看電視抒發一下壓力好了,這次的任務讓我自身的壓力增加了不少!」,當她打開電視,播的不是影視名人、娛樂節目,而是前幾天被他殺掉的兩位哨兵,但是嚴重的是中華民國的政府當機立斷的判斷:「中共的密碟來了,來了一位槍法神準,心狠手辣的殺手」,當她看到這幾行對自己非常不利的字幕時,當下第一個念頭「趕快辦完事,離開這個是非之地,呆坐在這邊什麼事也不做,簡直就是發呆等死啊!」 ...

女特務去去(廉價)髮廊做頭髮、接著去福華飯店還不忘酸一下比不上北京的旅館:

...但是她也夠聰明,怕被監視攝影機拍到她的長相等特徵,當下馬上到沙龍店去做頭髮、好好的讓自己「變身」,變得跟她「身分證」上的人一樣的髮型,好騙過台灣當局的監察人員。她進入福華五星級飯店時,覺得台灣的五星級飯店不及北京的那幾家五星級飯店。不但櫃檯不夠氣派,整體的感覺也沒有說有五星級的高級享受的感覺,對她來說,她有任務在身,不應該去注意這些小細節。
當櫃檯小姐以標準的台灣國語跟周軍問好和打招呼後,周軍以流利的英語應話,顯現她是美國人的標準口音,當然這一口流利的英文,是她以前在清華大學時代學的,目的就是她現在要做的──騙過所有的台灣人,各種的語言和習慣通通都不能少,少了一樣,只會讓自己更有機會暴露在危險的環境之中!...

姑且不論文筆簡直像國高中生(肯定比不上許多我認識的寫手們高中時的水準),作者對諜戰的想像非常廉價(像是毫無預算的貧窮 007 電影)、對故事背景的考據又完全匱乏,彷彿是一齣在「看起來有一點點真實」的佈景裡上演的荒謬劇。

作者心中似有另一個世界,這世界裡的角色是戲劇化的、卡通式的,殺死了用完了之後又會嘻嘻哈哈醒過來的,這一棚的賣包子歐巴桑到了下一棚還會繼續演北一女中的老師。

而且,在這個光怪陸離世界裡,總統的名字還真的給我叫「陳火圓」。

不說這本書的封面像用微軟 Word 排的、文筆像高中生抬槓,其實讀著讀著,非常努力進入作者的世界的話,還是勉強可以讀出一點趣味來。(就像中文系才女學妹A說的:本來不愛讀的書,讀著讀著讀久了,不知不覺也會覺得有一些入迷。)

最後差不多全班同學都把這個故事讀完了。




這本書最後成了我們共同的高中記憶。荒謬的,卻也是鮮明的。

畢業後上了大學,甚至有人開玩笑地在板上抱怨,說大學圖書館裡「讀不到幸七龍的小說」,真是很不習慣。

而大概連作者都沒有料到,小說出版後五年,小說裡的陳火圓、真實世界的陳水扁,在 2004 年競選總統連任時真的遭遇了槍擊。不知道從哪裡來的子彈擦過總統的腹腔,總統命大,只受了輕傷。

案發隔天,J在高中班板上說:「覺得好像一篇小說」。

如同我所敬愛的巫女黃碧雲說的,「如果生活發生的事情似曾相識,像一個我寫過的小說,不是因為我聰明或有巫靈附身,而只不過我老早跟命運打了個照面。」

是小說偷偷寫了命運的故事、還是命運抄襲了小說的故事,誰也分不清的(只是看來巫靈偶爾還真會附在很詭異的作品上)。

黃碧雲還說,「我知道。我知道這必然發生並將它寫下。」

後來陳水扁因著各種原因鋃鐺入獄,一關就是許多年,至今審判還在進行中。而這位昔日的總統,如今在獄中身體健康每況愈下、聽媒體描述是半瘋了,落得每週得有精神科醫師來看他的下場。

(《台灣.獨立.您等會兒!》固然荒謬,但哪裡又比得上這些事荒謬呢。)




2004 年──我猜很可能真是受到槍擊案的刺激(?)──幸七龍又寫了一本續集,叫作《不沒的王朝》

書的簡介如下,原文照貼:

沈寂已久的鄭三發王朝,四兄弟東國、南國、西國、北國,利用父親藏在四川峨眉九老洞的5000億美金龐大財富,雄霸東南亞-峨嵋山、金三角、台灣、日本、嚴重威脅了兩岸的領導及政權?

別問我這段話最後那個問號是什麼意思。

命運有其荒謬乖違處,而人何其渺小。有些事情,我們窮究所有智慧也無法預見的。




20140424@書一百 (11)


1 則留言:

  1. After testing, the completed machine is painted and ready for cargo. The mechanical parts of the machine must be rigid and strong to help the rapidly moving components. The spindle is normally the strongest half and is supported by massive bearings. Whether the Stockings spindle holds the work or the software, an computerized clamping feature allows the spindle to ropidly clamp and unclamp throughout the program run.

    回覆刪除